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新闻 > 广州新闻

探秘广州脊:白云山中听声景

发布时间:2017-11-24   来源: 大洋网

探秘广州脊之旅已经来到了第四站——广州日报全媒体小分队近日细雨中来到广州人最熟悉的白云山。

广州建城以来有2200多年的历史文化,始终与“羊城第一秀”白云山息息相关;广东的重大事件如三元里抗英、辛亥革命等多发生或酝酿于白云山脚;每一代新老广州人,几乎都到访过羊城八景之首的云山叠翠,或年年来此登高祈福。

都说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,记者一行此次另辟蹊径,沿着历代文人墨客的足迹、历史传说的留痕,重爬白云山,寻找白云山上鲜为人知的“声景”。

声景,简单理解就是“声音的风景”。白云山地处河网密布的珠三角地区,温润的亚热带海洋性气候以及丰富的地下水源,为白云山带来了茂密的植被与纵横的流泉,同时汇聚了大量鸣禽,声景资源十分丰富。

广州日报力邀“中国声景学研究第一人”中科院院士吴硕贤,以及在国内较早展开风景园林声景研究、师从吴硕贤院士的华南理工大学袁晓梅教授,移步换景,为读者解析白云山上的声音之美。


袁晓梅教授对白云山声景颇有研究


细雨濛濛欲湿衣。这天清晨,记者一行在华工袁晓梅教授的带领下来到白云山南门口,抬眼望去,雾拢云山。家住白云山脚的“山民”陈宝喻自告奋勇给记者当向导。

陈宝喻说,他每年生日都要起早爬白云山。从他36岁那年第一次“生日登高”开始算,已经坚持37年了。


莺歌喜人


泉惊蒲谷鸟

沿着柏油路缓缓上行几分钟,不经意就闯进了蒲谷濂泉,这里山涧流泉迂回环绕,形成了一处声音“富矿”。走访当天正逢下雨,人声寂寂,更显出莺歌鸟鸣声来。

“蒲谷水资源丰富,从山脚走来,先是听到潺潺流水声,慢慢走进蒲涧,声音展开,越来越丰富,整个涧溪也逐步展现在眼前,很有中国园林先抑后扬的‘造景’意味,未见其景先闻其声。”在国内较早展开声景学研究、师从吴硕贤院士的华南理工大学袁晓梅教授,边深入蒲谷边指导记者“收集”沿路声景。

沿着蒲谷石阶向上爬,汇聚在深谷中的水声,似乎一个个欢脱地跳跃出来:山溪随着地势层层跌落的哗哗声,流水绕石时聚时散的淙淙声,落泉轻拍树木或急或缓的泠泠声,秋雨从枝头树叶上跌落石板的滴答声……种种泉响夹杂在一起,就像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,让林中的虫子、鸟儿似乎也比外面的唱得更起劲儿。


濂泉跌碎


“这是白云山‘泉响’的典型载体,”白云山管理局的陈彦琼介绍,“传说秦代时这里就有蒲谷濂泉,现在水源主要由自来水控制。水从自来水口出来,先汇入湖中,再沿着山谷地势时而汇聚时而散开,形成了这高低错落、流水绕石的声景,很适合冥想、思考。”

“广州人心心念念的‘故乡水’,传说灵感之一就是蒲谷的层层涧溪。”他告诉记者,虽然广州人历来只说“云山珠水”,但白云山里的水资源也很多:白云山的水体由水库、人工湖、山塘、溪涧、泉眼等。其中有名字的溪涧就有蒲涧、濂泉、归龙溪、双溪、百花涧等;除了广布山谷的大小溪涧以外,山上还有九龙泉、鲍姑井、玉虹池、月泉井、泰泉、宝鸭池、碧乳泉、甘露婧井、虎跑泉、五宝泉等大大小小的泉眼。简直是一座“水声”富矿!

梵漾能仁寺

“白云山声景从古至今一直在变化。在自然声景的基础上还增添了各种人文声景。”袁晓梅指导硕士生王倩倩完成的学位论文《广州白云山主要历史声景点保护研究》中指出,人文活动也产生了丰富的声景资源,且极具保护价值,比如从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白云山上出现了寺观,也由此产生了“梵音”。


晨钟长鸣


走进能仁寺,能看到寺内建筑与别处“山门次第开”不同,依山向上错落分布。大雄宝殿建在寺内一小段山路尽头,晨钟暮鼓声也在寺院深处幽幽地传出来。寺中修缮宫殿的秦工告诉记者:“能仁寺早5点、晚8点有钟鼓声,来错时间听不见。”

为何如此奇特?走访中记者了解到,随着宋代渐兴道教、废毁佛寺,白云山上的寺庙此后多改作书院。目前白云山上的寺庙几乎全部消失,能仁寺作为仅存的寺庙,地处山腰深坳中,其梵音不容易传播出去,因此白云山上能听到梵音的区域并不多,“梵音萦绕”的梵音,在这里只能围绕能仁寺周围荡漾。


风铃声脆


瀑飞九龙泉

登顶冲刺路上,记者远远听到阵阵飞瀑声。“九龙泉!”寻声向上望去,两条石柱上雕着腾龙,对面的石壁上也栩栩如生地盘着九条龙,其中八条两两相望的龙头口中都可喷出水,经由石盘后承接落入它们面前的池塘,形成“飞瀑”。

当地管理部门的“守泉人”告诉记者:“九龙泉在唐代是广州百姓祈雨的地方,原来这附近还有九龙庵、龙王祠。每逢求雨,周围大大小小飞瀑形成的水帘洞,都不及人声鼎沸的阵势……后来九龙泉受到损毁,经过多次修整后正渐渐恢复它蜿蜒互洒的飞瀑景象。”


九龙泉吟


“怒挟疾风穿壁去,徽贪明月抱失眠。”袁晓梅介绍,这是清代杭世骏的一首介绍九龙泉的诗,可见当时气势。

从九龙泉继续爬升,来到摩星岭,站在山顶问“白云”。长期研究白云山人文历史的广州著名诗联家梁俨然先生告诉记者:“云山多云,原因有二:一是白云山地处珠三角西北端,由于地势较高,从西北方向吹来较冷的气流,常被山体阻挡,而从东南方向吹来的温度湿度相对较高的暖气流,也常被山体阻滞,两股气流相遇、相持、相融,由此生雾;二是白云山上林木繁茂,溪涧纵横,地下水资源丰沛,地表湿度比较高,水蒸气多,而白云山复杂的地形使它们不易迅速飘散,这为云霭的声场也提供了有利条件。”


鸟语花香


帘收滴水岩

下山路上,记者特意绕行鸣春谷景区的滴水岩。传说在秦代时,滴水岩周围山势陡峭、松风鸟鸣,流水从三四十米高处落下,滴落到下方的池水里,像个“水帘洞”;其上还有动石,人过而铿锵有声,深幽山岩上形成独特声景。

苏轼曾在此作诗《广州蒲涧寺》,留下“听泉寻禅” 的洒脱境界:“不用山僧导我前,自寻云外出山泉。千章古木临无地,百尺飞涛泻漏天。昔日菖蒲方士宅,后来薝卜祖师禅。而今只有花含笑,笑道秦皇欲学仙。”

至今,生活在白云山脚的陈宝喻还记得,滴水岩“人烟稀少,人过可闻得佩环声响”。但时光荏苒,滴水岩如今已枯,游客鲜至。

雷隐听涛亭

走回山脚,回望白云山,郁郁葱葱,有声有色。从古至今,白云山声景资源发生了很大变化。记者了解到,1949年后,政府广植林木,挖湖蓄水,白云山重现青山碧水。当时明珠楼一带植有大片的马尾松,有风吹过,叶片摩擦发出如雷般声响。1965年董必武登临此地,有感于松涛声景的壮观,亲笔题写“白云松涛”四个大字,使这一声景入选新“羊城八景”。如今,“白云松涛”四字犹在,但松涛如雷的声景却已“隐于山林”。


竹林风行


历史上这里有哪些声景资源,带给一代又一代广州人以乡愁记忆?袁晓梅介绍,其中与泉声相关的景点曾有“岭南第一泉”“九龙泉”“泰泉”“碧乳泉”“虎跑泉”“五宝泉”等;与涧音相关的曾有“百花涧”“归龙溪”“双溪”等;与瀑布声相关的有“滴水岩”“濂泉” “九龙泉”等;与梵音相关的景点曾有“能仁寺”“蒲涧寺”“濂泉寺”“月溪寺”“双溪寺”“弥勒寺”等;与郎朗书声相关的有“白云书院”“广化善院”“南雅堂馆”“云泉山馆”“云淙别业”“白云仙馆”等。

袁晓梅从2010年开始带领学生对白云山声景资源保护进行了系统研究,认为白云山历史上曾拥有极其丰富的声景资源,是白云山不可或缺的景观组成部分,具有重要的保护价值。白云山现已成为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,新增大量休闲项目与服务设施,声环境发生很大的变化。在白云山进入大规模旅游开发时期的今天, 制定科学合理的声景资源保护策略,对白云山南粤名山地位的全面提升至关重要,这也是践行我国生态文明国家战略的内在要求。


吴硕贤院士称,整部《诗经》,有28%的内容都与声音有关


院士说

声景里有美丽中国的乡愁  声音也是一种风景

上世纪60 年代,加拿大音乐家R.M.Schafer提出了声景的概念。实际上,中国古代有许多声景的描述,比如诗经中28%的内容都是围绕声景,譬如“鹤鸣于九皋,声闻于野”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”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”;建筑也与声景密切相关,比如西湖十景里的“南屏晚钟”,比如“曲院风荷”;苏州园林里的“听雨轩”则来自于李商隐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的意境,还有“橹窗阁”来自于“夜橹隔城闻”。

声景也是引起乡愁的原因之一,是建设美丽中国中的应有之意。这是因为人们常通过熟悉的声音、家乡的声音引起思乡,比如李白的“长安一片月,万户捣衣声”;陆游的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”;杜牧的“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”。

因此总的来说,人们不愿听到的声音就是噪声,人们愿意听到的声音,这就是对“声景”做的一个简单界定。人类在进化的漫长岁月中,多与动植物为伴,人固有的喜好就是听大自然的声音,泉水、潮水、流水、瀑布、松风、雨打芭蕉、鸟唱虫鸣、鸟语花香等。我们对待景观需要“得景无拘远近,佳则收之,俗则屏之”,好好保护自然声景。

《道德经》言“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”,我建议在城市规划的空间艺术中要注意留白,在城市中留出山川、湖泊、动植物资源的位置,这样才能形成山水城市,形成良好的声景环境。具体操作上,建议无论是从宏观还是微观规划,都要在一定区域内划分出一定比例的热闹区、缓冲区以及安静区,这也是形成海绵式城市、美丽城乡的一个要义。